-

“吱啦!”

香堂紅黑色的木門緩緩拉開,紅底婆金的兩尊門神後退,陽光順著門縫照進屋內,一道身影斜斜拉長。

一位穿著青色長衫,手持龍頭棍的中年男人,一步步率眾而出,目光犀利的望向前方。

大圈彪、武兆楠、向強、生菜、喪狗、崩牙響等人伴隨著拉開門,緩緩抬起目光,望向前方的男人。

和義第二代話事人。

阿耀!

……

“恭喜耀哥,恭喜耀哥。”

“阿耀,將來和義在你的帶領下,一定會越做越強。”

“大全集團一定會繼續跟義海合作的!”

“放心,賓哥的兄弟,就是我的兄弟!”酒席上。

剛上位的話事人眾星捧月,帶著大底們上前敬酒,一乾江湖前輩,和記坐館都恭恭敬敬,服服帖帖。

阿耀也來到沉穩乾練的年紀,當上坐館一點都冇有倨傲之期,就像以前做紅棍,當大爺的時候。

對於武兆柿、大圈彪等人客客氣氣,見到商界、警隊代表,規規矩矩,斯文有禮。

剛剛在香堂內,阿耀已經宣佈了新一代的人事任命,把掌數大爺的位置交給元寶來做,把禮堂大爺的位置交給老晉,把刑堂大爺的位置繼續留給東蕪苗。

和義海二路元帥的位置,暫時還冇有新的任命,隻要豪哥還留在香江一天,二路元帥的位置就永遠屬於豪哥。

等到豪哥正式辭去二路元師的位置之後,纔會新的任命。

社團上下的人事不管怎麼換,幾乎都是忠於義海,忠於張生的人,基本就看能力取用。

一張圓桌旁。

張國賓穿著西裝,拾起笑子,在盆菜裡夾出一塊鮑魚,把鮑魚送進嘴裡:“味道不錯。”

盆菜是香江地區筵席上常見的主菜,用料多變,講究鮮香,一份盆菜裡有葷有素,足夠供一桌賓哥吃飽喝足。

一開始有點廣式大雜繪的感覺,後來也漸漸玩出花樣,自成一派。

根叔穿著褐色長衫,在旁輕笑:“阿賓,粵菜廚師,永遠不會人失望。”

海伯樂嗬嗬道:“張先生,年紀輕輕,就跟叔父們坐一桌,有什麼感覺?”張國賓聳聳肩膀,表情得意:“還不錯。”

“來,喝一杯。”他舉起酒杯,主動遙酒,心裡卸下一副重擔,身體都感覺輕鬆愉悅。

根叔、海伯都連忙舉杯。

這桌叔父們看見社團“製皇”有酒興,也都一一舉杯,樂意奉陪。

張國賓一杯又一杯,心想:“我酒量一般般,喝不過阿豪、細苗,還喝不過一群老骨頭?”

中午。

兩點二十分。

根叔麵色蛇紅,放下酒杯,大大咧啊的道:“過來點人,把賓哥送回家休息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根叔。”

打靶仔俯身答應,戴著耳麥,穿著西裝,帶著兩人上前把大倦扶進車裡。張國賓坐在後座上,搭著額頭,心中暗罵:“一群老骨頭!”

“要不是怕你們猝死,我纔不會手下留情。”

根叔搖搖晃晃的坐回椅子上,出聲說道:“人老了,喝一點就醉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喝個兩成,意思意思就好。”海伯出生附和。

平均年齡六十以上的酒席上,爆發出一陣鬨笑,現在年輕人離桌了。

這座平均年齡上升十五歲。

晚上。

光明相館,閣樓的椅子上,一群穿著西裝、中山裝的人影站好,坐好。

張國賓、林光耀、李成豪、苗義順、元寶、老晉等人坐在第一排。

馬王、美姐、趙山河等公司大底站在第二排,第三排是大頭坤,叉車仔、鹹水等堂主。

張國賓、林光耀兩人(本章未完!)

733一條長紅

坐在最前排中間的兩個位置。

張國賓坐在左側,胸口彆著紅花,花下聯著金絲帶,絲帶上寫著:製皇。

林光耀坐在右側,胸口彆著紅花,花下聯著金絲帶,絲帶上寫著:香主。

根叔把頭埋進照相機裡的擋光布裡,捏著手裡的快門,對準按下:“哢嚓!”

一陣煙霧冒出。

一張照片掛上主牆的中間,曆史正是由一個一個畫麵,一張一張相麵,一個一個人書寫,照片著讓人穿過歲月的魔力。

張國賓在香江把新年給過完,參加長紅大會以後,以叔父的身份用兩千萬港幣拍走了90年的長紅。

1990年,張先生在台上捧起長紅,出聲說道:“用這條長紅,祝各位來年紅紅火火,順順利利!”

這一幕,恰如他當年用一千萬港紙拍下長紅,兩次登台,一次是開始,一個是離開。

“好!”

“謝謝阿公!”

台下掌聲雷動,氣氛火熱。

今年由於是新坐館上任的第一年,各大堂口,社團都肯拿錢拍,長紅價格一路飛漲。

張國賓在一千八百萬時出價兩千萬,一下讓場麵寂靜,無人敢爭、無人敢奪。

張國賓也在一片學聲當中,登上了前往北美的航班,與之同行的隻有李成豪、打靶仔、朱寶藝、趙雅之。

兩位女士在飛機上,一個年輕甜美,穿著牛仔裙,一個氣質嫻熟,穿著古馳套裝,各有千秋。

是的。

在香江十幾個女友,願意前往北美的,也僅有客寥兩位。

最開始的兩位。

如果,他稍稍暗示一下,前往北美會繼續支援事業,或者送樓、給錢,也許女人整艘航班都坐不下。

甚至,他隻要點一下,不去北美會有什麼後果。

想必女明星都要排隊上飛機。

偏偏他不。

不僅不誘惑,不要挾,還特意說明,就算不跟他離開香江,公司一樣會繼續給戲,繼續給廣告。

甚至主動暗示不想帶更多人。

於是如黎資、李麗珍、例智等,都主動放棄了跟張先生的關係。

主要是各方都明白都是,一場金錢交易,露水情緣。

該到結束的時候。

自然就要結束。

把該拿到手的拿到,互不相欠就好,如關佳慧、王祖範倒是冇放棄跟張先生的關係,也冇有前往北美。

隻是說,想她的時候打個電話,回港的時候繼續聯絡。

這兩位不僅是美人,還是聰明的美人,知道張國賓就算去北美髮展,也不可能真的放棄港島事業。

時常肯定會來港島。

未來大有可圖。

特彆是關佳慧,自從跟張先生有關係以後,就變得格外高冷,從不跟陌生男人見麵、約會,更不會收大老闆的禮物。

像是在打造人設。

真是聰明!

張國賓之所以對香江的女明星們,采取這種處理方式,倒不是冷酷無情,單純是玩不過來。

玩膩了。

該更新換代了!

你看,剛剛在日島得手,還冇研究透,把玩夠的中森小姐,不就提早安排到舊金山了嘛?

剩下的,不是冇新鮮感,就是顏值霸峰將過,繼續持有代價高,收益小。

平時的日子,有之姐、阿寶照顧就得。

等到哪天有空回港,夢工廠把90年代,新一代出位的女明星,培養的也差不多了。

大老闆。

回去收果子就行,檔案上看見什麼特彆感興趣的,打個電話就能優先安排,直飛舊金山酒店。

“出來玩,要有出來玩的心態。”張國賓接過朱寶藝遞來的紅酒,把毛愁扯向身邊的之姐,輕輕接住之姐的腰。(本章未完!)

733一條長紅

舊金山,一座私人機場內,黑柴穿著白色唐裝,掛著手杖,站在一輛勞斯萊斯車前,靜候著專機落地,緩緩向前方滑翔。

飛機不遠不近,徐徐停在泊位上,張國賓帶著一班人走下航梯,望見黑柴挑了挑眉頭:“彆來無恙,阿公。”

“阿賓!”

黑柴拱了拱手,喜笑眉開:“等了好久,我終於等到今天。”

“阿公,今日心情很好嘛。”張國賓上前握手,黑柴笑吟吟道:“見到你,我能不開心嗎”

“張先生。”

“張先生。”

蘇葉、胡先生、火牛等人都站在背後,一齊來迎接洪門下一任山主。

張國賓對眾人點頭致意,隨後跟著黑柴一起坐上勞斯萊斯,車輛緩緩駛出機場,黑柴坐在椅子上,感歎著道:“阿耀以前是跟我的。”

“現在他跟你能夠當上公司的坐館,是他的福氣,我很開心。”

張國賓客氣道:“社團終究是要交給一個有威望的人來打,要麼能力夠,要麼資曆夠!”

他要是選一個年輕的新坐館,真不一定能夠鎮得住場子,光是一個個堂主手下的刺頭就夠狠。

當初黑柴要不是看重他能力,也不可能扶一個年輕人上台,何況,和義海當年隻是一個二流社團的規模,出一個年輕坐館無所謂,現在和義海已經是香江前五的大企業,內部關係網盤根錯節,年輕人已經很難掌舵,更難理清裡麵的門路。

“隻能說江山代有才人出啊。”黑柴感歎片刻,目光中有露出精明,出聲說道:“既然你舊金山了。”

“那就可以籌備就職儀式,也可以先慢慢接手公司事務。”

“誒!”

張國賓抬起手道:“是一天山主,當一天山主,在我就職之前大公堂的事務就不先接手了。

“我來是來度假旅遊的,你把儀式安排好,該我出場的時間,我肯定會到。”

黑柴笑容不減:“好,好好,隻要你肯當這個山主,怎麼樣都好。”

打靶仔來到唐人街,踏步進入一座中式庭院,指揮幾名兄弟把入口守好,目不斜視的等著大傳們進入房間。

這一回張國賓冇有前去酒店住,也冇有回到郊區購買的豪宅,而是直接跟洪門山主共享府邸。

李成豪坐在一張紅木茶幾旁,嘴裡叼著雪茄,大搖大擺的說道:“賓哥,有什麼事要做也”

“嗯?”

“我說過是來度假的。”張國賓慢條斯理的拾起茶壺,眼神不解的道:“你為什麼突然這樣問!”

“嘿嘿。”

李成豪湊上腦袋,摘下雪茄,麵露奸笑:“彆騙我了,誰放著洪門山主的位置不坐,坐在茶室裡度假呀”

“何況還是你,出了名的大佬!”

張國賓驚訝的看著他:“你什麼意思。”

“我懂,我懂。”李成豪非常瞭解大佬,得意的道:“按照禮數謙讓謙讓,暗地裡再把不忠心的人給做了。”

他狠狠斬了一記刀手,動作果決,卻又有些狐疑:“可是有阿公在舊金山坐鎮,有異心的都殺了好幾茬。”

“這還有人會出頭嗎?”

“傻仔來著,當然冇有!”張國賓語氣輕鬆:“再大的魚塘,多釣幾次,也冇魚上鉤了。”

“我這次就是來………………“

李成豪眼前一亮:“來考察市場的!”

張國賓愣了一下:“阿豪,你今天話很多。”

李成豪或許是對大公堂的事務有點新奇,或許是二路元帥乾久了,一下卸任有點不習慣,有點急於表現,聽見大佬的詢問,還以為是誇獎,摸摸腦袋,含笑道:“—點點見解,不要見笑。”

“不會。”

張國賓也懶得解釋,乾脆點起一支菸,洗耳恭聽:(本章未完!)

733一條長紅

“有什麼見解就說個痛快。”

“我是覺得啊,剛剛來大公堂,總得給兄弟們賺點錢。”

“以前你是和義海的坐館,兼任大公堂集團總裁,現在,你馬上就是天下洪門山主,身份都產生了變化。”

“以前辦的事情,很難歸到山主的威望當中。”李成豪有獨到的眼光。

張國賓有驚訝了:“繼續說。”

“所以,你會抓緊時間準備工作,最好在上任不久以後,就開一條新財路給洪門的兄弟們。”

李成豪叫道:“這就叫作有備而來,讓天下洪門的人看看,洪門新任山主的水平!”

張國賓不由頻頻點頭:“對,我也是這樣想的。”

他其實對大公堂有很完整的發展規劃,一些事項阿公都已經幫忙籌備,但是李成豪能想到這一步。

完全出乎預料。

幾年的二路元師冇有白做啊…………

“所以,你冇有立即接受大公堂事務,是想要抓緊時間,讓項目組考察市場對不對?”李成豪眨眨眼睛。

“對!”張國賓毫不猶豫的承認:“你說太對了!”

“可是想要開一樁生意很難,華人要在國外做成生意更難。”李成豪感歎道:“賓哥,我有冇有能幫你的。”

“冇有。”

張國賓出聲說道:“或許去槽香山的時候,你可以幫忙拉行李,開車。”

“啊!”

李成豪滿臉震驚:“還以為你有重要的事情交給我!”

看《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》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--到進行檢視

733一條長紅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