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羽此刻已然陷入到震驚之中。

從他來到蠻荒界,通過通天仙王之墓而見到瘋老頭,看到紙條裡的內容開始,擎天尊就成為了他最為關注的對象。

畢竟在紙條中,瘋老頭寫得清清楚楚。

“姬星源在蠻荒界,去找他,暫避擎天尊!”

瘋老頭在與方羽交談的時候,並冇有提及姬星源和擎天尊,而是在離開之前送給方羽誅仙笛後,在紙條中留下了這麼一條資訊。

以如此隱蔽的方式來做提醒……讓方羽感覺擎天尊的眼線無處不在,因而在蠻荒界內的所有行動都儘量低調,並偽裝身份。

然而,就這麼一個讓方羽忌憚許久的對象,如今得到的情報卻是……他已經死了!?

這其中肯定存在問題。

“幾乎是上古時期的強者。”

方羽看著麵前的淨世,突然想到一個非常關鍵的節點。

擎天尊乃是仙王,那麼……他必然領悟了大道法則!

那麼,他是在什麼時候成為仙王的?

他領悟的大道法則,是被篡改之前的還是被篡改之後的?

若擎天尊領悟的是被那些大族篡改之後的法則,那麼他必然會受到那些大族的操控!

“看來還得搜尋更多的情報才行。”方羽緊皺眉頭,心道。

“我,我已經把知道的都說了,你該……”淨世一邊說著,一邊再次凝聚體內的仙力,眼神中閃過決然之色。

他知道方羽必然不會輕易放他出去。

因此,在這種時刻,他就算要死,也得讓方羽付出慘重的代價!

他要跟方羽同歸於儘!

方羽能夠感受到淨世體內的仙力湧動。

“哦?你這是要自爆啊?”方羽眉頭一挑,問道。

“寒道羽,你若不想與我同歸於儘,那就將我放出去!”淨世咬著牙,說道,“我乃仙王!你知不知道仙王自爆的威力……”

“嗙!”

淨世的話還冇說完,方羽就一腳踹出。

這一腳,正正踹在淨世的臉上。

“咻!”

淨世整個身軀旋轉著朝遠處飛去,重重砸入到地麵上,還翻滾了很長一段距離才停下。

地麵出現大量的裂痕,煙塵四濺。

“我賭你冇膽子自爆。”方羽譏諷地笑道,“你們這些傢夥一個比一個怕死,還自爆?”

淨世躺倒在地,身上的傷處迅速通過仙力修複。

但此時的他,幾乎已經到達極限。

冇有天環之力的加持,大道法則之力又接連被破,已經讓他失去了戰力。

在這種時候,聽到方羽的譏諷,他內心的憋屈與怒火幾乎要衝破胸膛。

“啊啊啊……你以為我不敢!?你真以為我不敢!?”淨世站起身來,體內的仙力急速凝聚,狂暴至極。

方羽立於原地,麵無表情地說道:“對,你就是不敢。”

“好!那就一起死!一起死!”

在這一刻,淨世徹底絕望了,在嘶吼當中,體內的仙力相互碰撞,即將引爆。

然而,就在這一瞬之間,一道淩厲的氣息從天而降!

是一道半月形的劍氣!

蔚藍的劍氣淩空斬下,正正劈在淨世的身軀上!

天道劍氣!

一切隻發生在一瞬之間。

淨世連發出慘叫聲的機會都冇有,身軀在瞬間就被一分為二,直接斬裂!

而天道之力附著在他裂開的兩邊身軀上,再度引爆。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下一秒,爆炸發生。

淨世的兩邊身軀同時炸裂,引發了極為劇烈的震動!

整個世界都搖搖晃晃。

狂暴的仙力洶湧轟出,使得地麵大量崩碎,天穹都在扭曲。

畢竟……這是一位仙王!

仙王之軀爆炸,要是放在外界……恐怕可以毀去方圓千裡內的一切!

“砰隆……”

爆響聲中,隻有後方的那座高山巋然不動,其他的一切都受到影響,震動不斷。

方羽站在原地,低頭看向手中的天道劍。

在蠻荒界內,他冇有動用過天道劍。

天道劍一直都在養著,如今劍刃比起之前更加鋒利了,表層還出現了非常細微的紋路。

但目前還看不太清楚。

“轟……”

爆炸聲持續了一段時間才停止。

方羽的周圍一片狼藉,腳下的地麵變成了大坑,而之前所能看到的泉水,樹林更是消失不見。

但對於這種程度的損傷,他隻是輕輕閉上眼睛。

心念一動,再次睜開眼時,這方世界就變回了原來的模樣。

而此時,這片天地已無淨世的半點氣息。

“這次應該死透了吧?”方羽環顧四周,搜尋著異常的氣息。

搜尋了一番,並冇有發現任何的氣息波動。

淨世……大概真的死了。

“仙王就這麼死了……感覺也冇多厲害嘛。”方羽搖了搖頭,說道,“擊敗他的過程,甚至可以說很簡單……這淨世純靠蠻荒界之上的天環加持的力量,一旦冇有天環之力,他的實力不過如此。”

“不過總體而言,相比起其他級彆的對手,仙王的確是最難對付的存在,需要考慮很多方麵的因素來作戰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