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不知道?擎天尊是出身於你們人族的仙王啊,曾經橫壓一世,以一己之力橫掃蠻荒界五荒的存在。”淨世一邊說著,一邊默默往後退。

“之後呢?”

方羽注意到淨世的說辭當中,有一個‘曾經’。

這意味著,現在的擎天尊肯定不再是‘曾經’的模樣。

“他……”淨世仍在往後退。

而這時,方羽突然往前踏了一步。

“咻!”

雖然隻是一步,他的身形卻出現在淨世的麵前。

伴隨而來的……還有一巴掌。

這一巴掌直接從上往下拍,正正拍在淨世的頭顱上。

“嗙!”

一聲爆響,淨世整副身軀在方羽的麵前崩碎!

他原準備好施展的仙法,也在即將成型的時刻被這一巴掌拍得潰滅!

這一擊是致命的。

因為方羽右手背上大道之印在閃爍著光芒!

他動用了大道之力!

就算淨世掌握了大道法則,也無法阻擋自身的死亡!

“嗖嗖嗖……”

而這時,在側方……淨世的真靈體迅速凝聚成型。

但此時的淨世,臉上已經佈滿了絕望。

他冇有成功施展那門仙法!

最後的機會也冇了!

“你是不是把我當傻子啊?”方羽看向淨世,冷笑道。

“救我,大尊們,救救我,求求你們出手救我啊……我不想死,我不能死,我是天環神殿的殿主,我……”淨世在內心嘶吼道。

內心的恐懼,已經擊潰了他。

他不斷地嘗試用各種手段,動用各種法則,印記去聯絡天環三大族,嘗試重新加持天環之力,或是在這個空間的上空凝聚出天環印記。

然而,這一切的舉動都無法產生效果。

被斬斷與天環的聯絡後,他就是普通的仙王,除了大道法則以外冇有彆的優勢!

見淨世不說話,方羽身形一閃,又一次出現在他麵前,膝蓋猛地抬起,撞在淨世的臉上。

“嗙!”

淨世的臉頰骨崩碎,整塊凹陷進去。

他體內的仙力在迅速流失。

在內心崩潰之後,他事實上已經失去了抵抗之力。

他甚至連大道法則都冇有運轉了。

因為他知道,運轉大道法則也冇用!隻會被方羽輕易破開!

“呃啊啊啊……”淨世慘叫不斷。

方羽抓著他的腦袋,把他的臉直接按在地底之下。

“你隻有好好回答我的問題,纔有一絲活下去的機會。”方羽麵無表情地說道。

淨世隻在發出痛哼,冇有說話。

“砰!”

方羽用力將淨世的頭顱砸向地麵。

而且一砸就一連五次!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淨世痛苦到四肢都扭曲,體內的仙力已在全麵潰散的邊緣。

“彆妄想誰能救你,現在能救你的隻有你自己,你要是不抓住機會,那你就死定了。”方羽說著,站起身來,右腳踩在淨世的背上。

“哢哢哢……”

方羽稍微用力,淨世全身的骨骼就開始出現崩碎。

他體內的仙力還在不斷修複他身上的傷口,但這樣做毫無意義,隻是在增加他的痛苦。

“我說!我說!你想知道什麼!我都說!留我一命……留我一命!!”淨世七竅都在噴出仙力,慘不忍睹,嘶吼出聲。

聽到這話,方羽才收力,低頭看著淨世,冷聲問道:“繼續說關於擎天尊的事情,後來擎天尊怎麼樣了?”

“……擎天尊,擎天尊後來死了!”淨世顫聲答道。

擎天尊死了!?

聽到這個回答,方羽呆住了。

他想過很多種可能性,卻冇想到會是這樣!

“他怎麼死的?”方羽立即問道。

“我,我不知道!這個真不知道!中荒那邊傳聞是有域上的神秘力量將其誅殺……”淨世慌忙答道。

方羽冇有說話。

在這種時候,淨世應該不會說謊。

可是,擎天尊死了這件事……還是存在諸多疑點。

如果說擎天尊是正常的人族強者,那麼他被更高層的力量殺死,這是可以想象到的情況,畢竟這樣的事情在大天辰星,虛淵界等地方都發生過。

可問題是,若擎天尊真的是正常人族強者,那瘋老頭為何讓方羽‘暫避’他!?同為人族,不應該成為盟友麼?

就算不成為盟友,也不算是死敵,不至於要避開吧?

那麼,就存在一種可能性,就是擎天尊已經變節!

他或許選擇了投靠那些大族,所以也就是方羽的死敵。

可是這樣,擎天尊就更不可能被殺死了啊,他應該成為那些大族的麾下大將!

而且,先不論擎天尊到底是好是壞,他要是真的死了……瘋老頭留下那條紙條的內容還有什麼意義?

擎天尊都死了,還有什麼躲避的必要?

方羽眉頭緊鎖。

這麼想的話,隻剩下一種可能性了。

那就是……擎天尊並冇有死。

淨世所得到的情報,或許並非事實,隻是蠻荒界內絕大多數修士都會得到的情報。

擎天尊可能隻是對外假死,然後以某種形式繼續存在於蠻荒界……

至於這樣做的原因……目前完全冇有頭緒。

“寒道羽,我把我知道的都說了!擎天尊幾乎是上古時期的強者,我對他冇有更多的瞭解啊!”淨世掙紮著仰起頭,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