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這鄉巴佬做什麼飯?”

“江家現在讓你過去,你就得過去,做個屁!”

龍哥霸道的說著,他眼中帶著一抹不屑,鄉巴佬就是鄉巴佬,能夠得到江家的賞識,那簡直是莫大的榮幸,葉子星不跪下磕頭,感激涕零,還要回家做飯,真是不知好歹。

葉子星看著自己被踢老遠的蔥,他眉頭一皺,說道:“把蔥給我撿回來。”

龍哥眉頭一皺,他摘下墨鏡,不悅的說道:“你在跟我說話嗎?”

“對!就是你。”

“把蔥給我撿回來!”

葉子星傲然的說著,這個混蛋一來就牛逼哄哄的,拉著大長臉,還踢自己的蔥,他可不慣著。

副駕駛上的江虎坐不住了,他連忙下車,指著葉子星說道:“小子,你知道不知道你跟誰說話呢?”

“這位,可是江家的天王!”

“懂嗎,天王,他在江家的地位舉重若輕,你讓他給你撿蔥?你還想不想活了。”

江虎指著葉子星鼻子大聲說著。

葉子星冷笑一聲,說道:“什麼鬼屁天王,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,我也不伺候!”

“把蔥給我撿起來。”

葉子星怒喝一聲,他可不管什麼江家的天王,敢不尊重他,他誰也不放在眼裡。

“真是個白癡,白癡!”

江虎一臉惱怒,說道:“江家派天王邀請你入職,你知道不知道這是天大的幸運,你應該磕頭道謝,這種光宗耀祖的事情,多少人擠破腦門都求不來的!”

“快點,給江龍天王道歉,不然你死定了。”

江虎勸告著葉子星,希望他識時務。

“不稀罕!”

“把蔥給我撿起來,不然這事冇完!”

葉子星指著被江龍踢老遠的蔥,冷酷的說著。

“你完了,鄉巴佬。”

江虎倒退一步,他覺得葉子星是個傻叉,能夠入職江家,簡直是天大的恩賜,葉子星竟然為了一棵蔥,和江龍天王叫板,真是白癡!

江龍冷笑一聲,說道:“我還以為打敗李清關的什麼人,現在看來,也不如李清關!”

“白癡,就算你入職了江家,地位也是比我低的,在我麵前囂張,你算個什麼東西!”

說著,江龍一拳朝著葉子星打去,葉子星雙眼微眯,他忽然握住對方的手腕,一股震盪之力,席捲全身,兩個人雄厚的內力,激盪起地麪灰塵一陣激揚。

“砰!”

葉子星一腳踹在江龍的肚子上,江龍蹬蹬的倒退幾步。

“什麼?”

江虎睜大了眼睛,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子星,他竟然踢了江龍一腳,江龍可是天王啊!

是江家最有實力的人之一!

江龍麵色鐵青,竟然給踹了,“你找死,我廢了你!”

江龍猛然向前,渾身劇震,五根手指宛如虎爪一般,朝著葉子星的脖子捏去,準備一擊扭斷他的脖子。

葉子星也徹底失去了耐心,他一拳打在江龍的臉上,江龍砰的一下就倒在地上,口吐鮮血。

葉子星又一腳踏在他的胸口上。

“啊!”

江龍張嘴慘叫,又是噴出一抹殷紅的鮮血,他的肋骨斷了兩根。

“什麼?”

“怎麼會?”

“他是天王啊!”

-